2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19岁又紧水又多 你的位置:13岁这水水逼太嫩了-这水水逼太嫩了-19岁又紧水又多 > 19岁又紧水又多 > 赵重波教授专访:神经肌肉病的诊治现状和挑战
赵重波教授专访:神经肌肉病的诊治现状和挑战 发布日期:2021-10-18 00:15    点击次数:184

脊髓性肌萎缩症(SMA)和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等单基因遗传病目前缺乏相应治疗,是人类遗传性疾病探索新型治疗方式的”风向标“,针对一个靶点或机制的治疗研究,根据相似的底层原理,可以推及和促进更多疾病治疗的步伐。在2021年中华医学会第二十四次全国神经病学学术会议期间,医脉通有幸邀请到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赵重波教授为我们解读神经肌肉病相关的要点,本文整理如下。

专家简介

赵重波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副教授,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委员兼神经肌肉病学组副组长、上海医学会神经内科专科分会委员兼秘书和神经肌肉病学组组长、上海市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分会委员兼秘书、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神经科学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卒中学会脑健康分会副主任委员、亚洲大洋洲神经肌病学会(AOMC)执委会委员、世界肌病学会(WMS)会员、美国神经肌肉和电诊断医学协会(AANEM)会员。

主要学术成就:长期聚焦于重症肌无力(MG)的临床研究,目前共发表MG相关SCI论文30篇,其中第一或通信作者22篇,共发表MG相关中文核心/权威期刊论文33篇,其中第一或通信作者20篇。共主持各级课题5项,含国家重点研发(骨干)1项及国自然面上2项。

医脉通:您在神经疾病领域有着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是神经肌肉病罕见病,请您谈一下目前我国神经肌肉罕见病的诊疗现状?还存在哪些难点呢?

赵重波教授

神经肌肉病种类繁多,全部属于罕见病的范畴。因此,疾病诊断肯定是困难的:首先临床医学是一门实践科学,罕见病发病率低,患者人群少,医生的临床诊疗经验有限,仅凭书本上学到的知识难以指导临床诊断,极易造成误诊和漏诊。其次,罕见病的发病机制大部分为免疫介导性、遗传性和变性等,目前现有的实验室、辅助检测手段仍然很难明确全部病因。虽然目前基因检测技术较之前有了很大进步,但对于一些神经肌肉罕见病,由于基因型和临床表型的复杂性以及存在新基因和新疾病,部分患者仍无法得到及时的诊断。第三,罕见病往往多系统受累,往往涉及多学科,仅根据首发症状进行专科诊断流程有时就像“盲人摸象”,视角受限,不能及时明确诊断。近30年来,国内在神经肌肉罕见病的诊断领域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在多数病患者已能明确诊断,但临床实践中仍有部分患者面临诊断困难。因此,目前国内临床上对神经肌肉病的诊断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从目前治疗的现状来看,绝大多数遗传性神经肌肉病目前还没有非常直接有效的治疗方法。然而,近些年涌现的一些新治疗方法正在改写神经肌肉罕见病治疗的难题,使得未来充满希望。与此同时,国家对罕见病日益重视并推动制定了相应政策,为国内乃至于国外在罕见病药物研发方面(包括新药的临床研究、注册上市等)提供了比较快捷的绿色通道,提供了罕见病创新药研发所需的“软环境”。总的来说,随着国内在医学技术、理念等各方面与国际融入度越来越高,我们对神经肌肉病等罕见病的诊断和治疗还会继续取得更大的进展。

医脉通:请您谈一下神经科医生可以做哪些工作来改善神经肌肉罕见病目前的诊疗现状?

赵重波教授

作为临床医生,尤其是神经肌病医生来说,我们可以分近期和远期两个层面来做:

从近期来看,我们要不断的学习和跟踪最新的文献,提高对神经肌肉罕见病的认知水平。如果有了新的治疗突破,可尽早招募这类患者来参加临床研究,进而缩短新药在罕见病试验研究及上市的周期。同时还要不断提高自身的临床诊断能力,掌握高效的诊断策略,让患者少走弯路,节约患者的时间和经济成本。

从远期来看,神经内科医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专病兴趣,有目的地建立神经肌肉罕见病的临床队列,开展注册登记研究,了解疾病的自然史和纵向病情变化,同时也为新药临床疗效的验证提供受试者储备。部分有科研背景的医生可跨临床和科研,全面推动神经肌肉罕见病底层机制的研究,加速科研转化,探索有价值的创新治疗方法。另外,与罕见病非政府组织加强合作,呼吁全社会的持续广泛关注。

医脉通:近年随着SMA的DMT药物在我国获批,一大批病人因此获益,您认为DMT药物对推进神经肌肉疾病新疗法的开展有哪些重要的意义?我们还需要哪些努力?

赵重波教授

随着脊肌萎缩症(SMA)疾病修正治疗(DMT)药物的获批,为神经肌肉病罕见病的治疗带来了希望。作为全球及国内首个上市的SMA疾病修正治疗药物,诺西那生在高证据等级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中展现出了改变SMA自然病程的疗效,同时也在真实世界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及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临床试验的积极结果。诺西那生为SMA领域的药物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参考,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虽然目前只是疾病修正治疗,但相信SMA的治疗方法和技术是会不断迭代更新的。通过临床不断的实践反馈和优化,SMA药物的可及性和疗效也会不断提高。

医脉通:对于目前有药可用的情况,之前的成人SMA患者如何回归、如何有效管理?

赵重波教授

成人SMA和儿童SMA是有一定差别的,主要体现在生理和社会两个层面:首先,与儿童SMA相比,成人SMA表型没有那么严重,且患者求治的意愿也较低。其次,若没有很好的药物购买和报销渠道,成人SMA患者可能会更多考虑经济压力,进一步导致求治意愿降低。上述原因共同导致了成人SMA患者的治疗依从性较差。

因此,专注SMA的神经科医生应该建立一个慢病管理体系,与这类患者建立长期的联系,方便患者咨询和了解疾病治疗进展,进而提高跟踪和随访患者的可行性。总之,加强SMA患者的疾病管理,对提高治疗的可及性具有重要价值。同时,也需要药企、政府、保险等各方面需共同努力,以减轻成人SMA患者的经济负担。